熹歡

欢迎扩列!QQ1092388221

「授权翻译」The letter that did not burn·3

我是代发,翻译者是阎阎。
看见有人在看着,我和阎阎都无比兴奋!谢谢你们的支持和观看!今后也会努力的!(๑ºั╰╯ºั๑)
正文:
第三章:He visited them
空松不明白他的弟弟透过电话告诉他的事情。几乎都是乱码和混乱哭泣的呼喊。
“我明白,”空松说,“但是你能不能说的再慢慢慢慢点…”
“别装傻了臭松哥哥,快点滚过来!“空松听到他最小的弟弟喊。
因为Totty停止了哭泣所以他高兴的笑了笑。
“明白了。”
次日上午,空松快速收拾东西,豆丁太看着他。在房子里收拾他的东西,并把它们在他的包里。到处确认他没有忘记其他东西。
“我以为你说你要离开,因为这样会毁了你和你的兄弟之类的…”
空松的手停了下来。他很害怕这个。这个被遗弃,被剩下的感觉。他知道这即将到来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要搬走,以逃避这种精神折磨和抑郁。他逃脱了。他设法逃跑,假装是一个正常的社会成员,他不断失败,但至少他已经逃离了绝望的深渊。在另一边他的哥哥…
“不管我是走还是留我们都已经互相毁掉了。”空松站起来,拿起自己的包,“我们毁了他,豆丁太。我没意识到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会把他逼到这种程度。我是如此愚蠢。我太天真了,总是依赖着他,被他总是在我们周围的笑容愚弄了。”
空松打开了门。豆丁太看起来很困惑,他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“我辜负了他。我作为第二个哥哥毁了他。当他需要我支持他的时候我却离开了。”空松继续说着话。
这和空松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一天一模一样。不管他们家发生了什么事,总之肯定很严重。这不是免费的关东煮就能治好的。豆丁太,作为他们的朋友,只是笑了笑,希望空松能做到最好。
空松看着轻松走出驾驶室。他整个上午一直等着他们回来。
轻松坐在司机的旁边,负责交车费。他冲到车门前把门打开,让后面的乘客出来。松代第一个走出来,随后由椴松精心辅助着帮小松下车。
他的弟弟看起来快累死了。他肿胀的红眼睛周围还有黑眼圈。脸颊小的显得他的衣服看起来比以前宽松了。他变轻了。虽然他醒着但因为总熬夜,眼皮一直往下掉。弟弟努力着,用尽他所有力量拯救着小松。
空松走向他的兄弟。他帮助椴松在另一边扶住小松。
“轻松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他问,他的声音没有掩饰他的忧虑。
“我们在里面谈吧。”
全家人走了进去。一看大家的脸,他知道这将是一个长谈。
在里面,兄弟俩坐在楼下的桌子,而他们的母亲呆在兄弟们的房间。
轻松说话的时候空松静静的听着。他告诉哥哥他妈妈给他打电话时看到了什么。今天,他们带小松到医院检查。像轻松的预期那样,小松需要治疗。他也要求被给予药物让他睡觉,维生素和轻松从未听过的药物。
“那么你现在的计划是什么?“空松问他的兄弟。
“我要搬回来。虽然离我工作的地方有点远但是没关系。我还带了夜班,所以我可以在早上照顾哥哥。”椴松高兴的说。他显然想缓解情绪。
“我打电话给大裤衩博士,他说,十四松工作分配在外地。他会过几天再回来的。”轻松说,“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联系一松。”
空松点头,分享了他的计划,“我可以留在这里。因为我还没有找到工作所以要接着找,所以希望能找到一个离家近的地方。”
轻松点头。
“你呢?“
“我想现在就辞职,搬回来。小松哥哥可能需要我。”
空松皱起眉头,”托蒂在早上然后我会在剩下的时间在这里。你不必搬回去,更不用说辞职了。”
“我明白。但我需要在他身边,都是由我引起的过错…所以…他才会这样“这句话很难说出口,所有的内疚都在他的喉咙里升起。
空松小心的看着轻松。他不喜欢弟弟弯腰的样子,肩上的担子显得很沉重。他的眼神看起来既担心又生气。轻松皱眉似乎比以前更令人心碎。
轻松一直想证明自己他可以成为一个更好的人,但当他做到了后,小松却变成这样了。他做的没有错,但所有的反响却又证明了这是他的错。
空松不喜欢这样。他的弟弟不能这样放弃。这不单单是他的错,所以他不会放任轻松这样的。
“当然说的容易,每次你都说要做,最后你还是跑了啊。”空松强势的说。
“我不会逃跑。我只是……也想在这里。”
“所以要辞掉工作?放弃你努力工作的一切?之后再鼓起勇气结束走出你的舒适区然后独立……你还会再次爬回到这里吗?“
“那你想让我做什么?“轻松吼道,“都是我的错!“
“不是,”空松然后站起来接着说。”再次成为“啃老族”也解决不了什么。所做的都完成了。你不能回到以前的你而期望小松看到这一切后能够恢复。那么唯一的出路就是前进。”
轻松站了起来。“他需要我在这里!“
“不要用小松为借口。并不是说你不继续就不能帮助他. 你可以的. 如果是你的话… 你可以的 !“
“闭嘴。就算小松哥哥成这样了也并不意味着你就要像一个哥哥一样负责。”
“我并没有像哥哥那样行事。因为我就是你的哥哥。”
椴松也站了起来,不想接受这一切。“停下来你们两个!“
他们俩停了下来,看着椴松愤怒的举起拳头。
“妈妈在那里,我打赌她能听到你们两个在吵架。”椴松声音低沉开始颤抖。“你知道她看到兄弟这样打架有多困扰吗?你们两个都不知道,我们谁也不知道她现在的感受。所以,如果你想帮忙…停止。争吵。”
空松跟着轻松坐下。当他们平静下来安静了一会儿后,椴松也坐了下来。
“我不会辞职的,但我会检查你还有检查医师的单子。”轻松答应。
空松叹了口气。他不知道该怎么办。但是他已经冷静了下来并且感到高兴,他为轻松和椴松的行为感到骄傲,真心为他们感到骄傲。
然后他感到背后有人在笑……更像是从楼上来的。一个顽皮的笑容,仿佛他已经错过了一千年。
他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。
“你们两个想喝酒吗?“
轻松和椴松抬起头。轻松呼出口气笑了笑,椴松笑着耸了耸肩。
—tbc—

评论(6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