熹歡

欢迎扩列!QQ1092388221

「授权翻译」The letter that did not burn.2

第二章:She saw him
椴松睁大了眼睛,猛的坐了起来。
这是另一场噩梦。他记不得他最后一次睡得安稳觉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。是很久以前的感觉。
他伸出手指触到futon的时候还是心灰意冷了。他仍然不习惯有这样。之前,他的手一直指伸展却仍然有无限的织物围绕着他。因为他们的床很大。
当然,大多数情况下,他不需要伸展那么多,他只需要移动一点到他的左边或右边,他的手会立即找到他的其中一个兄弟。
但是这一次,没有。他的身边没有人。
手没有抓住东西来帮助他平静。没有衬衫可以紧握住使噩梦消失。没有哥哥醒来谈论它。
为了让自己冷静,椴松除了把他的腿靠向他的胸口外,没有其他的选择。他身边没有其他人,所以他不得不驱逐自己的噩梦。他身边没有更多的哥哥,所以他只好自己保持动作。
椴松拿起在枕头旁边的手机,然后在屏幕上打字。因为噩梦所以他今天不想去上班,他把这事告诉了老板。
他叹了口气。这种情况会一直这样吗?
用尽所有的力量,他从被褥站起来准备来一次漫长沉重的散步。
椴松知道,这不是计划的一部分。他应该独立生活远离他们。他不应该回来到他家的, 他只是希望能够瞥一眼他的家人。
这不是计划。这不是他所期望的独立。
但他能责怪自己渴望母亲的关心吗?为了兄弟的保护?为了幸福和爱而在小房子的墙边寻找?
他想念。他非常想念他们。
他看见妈妈出去了。她带着包,看起来像是在买杂货的路上。
椴松认为今天就已经足够了。看到母亲就能让他平静下来……这就足够了。
他转身要走。泪水在他的眼里,不想眼泪在这里掉下来。
“椴松。”
听到那声音后他僵住了。他慢慢地转过身来,看见母亲就站在他的面前。
她看见他了。
“你知道你不能一直藏住自己的。我知道你一直在那里。”
椴松咽了口口水。他的脸感到温暖,眼睛也变得湿润。为了不哭出来,椴松控制住情绪然后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。
“我知道,妈妈,你是从哪里知道我狡猾的呢?”他扬起眉毛,趾高气扬地笑着说。
他的母亲笑了笑。她的儿子仍然像以前一样可爱。
“既然你抓住了我,不妨问一下……”他说,“你和爸爸怎么样了?”
他的声音变得温和。狡黠的笑容消失了,眼神流露出关切。虽然椴松处在哭的边缘,但他仍然坚持着。
“我们很好。我们为你和你的兄弟们感到高兴。你们都让我们如此的骄傲……”
他的母亲开始哭泣,他觉得他的心快碎了。椴松握紧拳头。必须,忍住,不能哭。
“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高兴。”
椴松低下头。他不敢问这个问题。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收到回答,但这是所有问题中最重要的。
“妈妈…小松哥哥怎么—”
“好啊 !托蒂!”
小松突然在楼上大声欢呼,打断了椴松的话。他们俩立刻抬起头来,清楚地知道那是谁的声音。
椴松惊奇喜悦的睁大眼睛。他又看了看他的母亲。
“小松哥哥。我猜他也发现了我,嗯。”椴松调皮地说。他的心里很高兴。
但松代只能害怕。因为她了解真相。
椴松走向房子时,母亲阻止了他。
“轻松告诉你一切了吗?“
椴松摇了摇头。“不,他什么也没告诉我们。”
“那么我告诉你…小松他不太好。你们可能很难接受所发生的一切。你需要理解他。”
“托蒂!“小松再次喊到。
椴松无视警告。显然小松知道他在这里。如果他哥哥的声音显得很愉快那就代表他已经原谅和接受他们了。它总是这样。当他们打架之后,给一些时间,几天后一切都会恢复正常。
这回也一样。
椴松走进家门,他妈妈紧跟在他后面。他的脚步有些轻快就像跳过了屋子一样。仅仅几步就甩开了母亲。
松代跟着他上楼。她想椴松从几岁开始离她这么远的。
她爬到楼梯的一半时,听到椴松的脚步停了下来。她匆忙起来,担心自己的末子看到哥哥时会有什么反应。
“小松哥哥…”椴松低声说,“我回来了…”
他的脸上有些震惊。暂停了几秒钟,他整理了一下发生的事情。
小松看上去很瘦。他的眼睛是呆滞的,眼睛下面有黑眼圈。他的头发乱糟糟的。但并不是这个事情震惊了Totty,而是小松面对着一个空房间在笑。
“嘿嘿。是你啊?惊人的托蒂!他高兴地叫道。
“不,”椴松觉得心要骤停了。
他在这里但是他的哥哥却看向另一个空荡荡的地方。他明明在这里!“不”。
椴松跑向小松,坐下来看着他。
“我回来了哥哥。我在这里,”椴松说,他温柔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小松又笑了笑。
椴松双手捧住哥哥的脸走近他。强迫小松去看他,让他知道他就在面前。
“是我啊小松哥哥。椴松…托蒂?“
小松瞪大眼睛,大的让他想起了十四松。
“托蒂!你看起来好瘦弱啊!要更多的肌肉哦。”
椴松皱起眉头,“你说什么?“
然后他终于注意到了。椴松跟着小松的目光确认了一件事情,小松的眼神直接穿过了椴松。小松根本没有在看他。
“更多肌肉!哈思路哈思路托蒂!”他欢呼着,使最年轻的松非常痛苦。
“你在跟谁说话?“托蒂问道,他的双眼低垂,握紧拳头。
“哈哈哈。更多的……”
“我在这里啊笨蛋!”椴松的肩膀开始颤抖。
“你能做到的托蒂!“
“停下!快停下来!他的声音终于崩溃起来。
“神奇!是我的Totty!”
“但是我才是你的totty啊!“椴松大喊,眼泪就出眼睛。
椴松站起来,把手举高,想给他有力的一巴掌。
他立刻想起那天他用杂志打他哥哥的那一天。他的哥哥生气地看着他,突然挥起拳头。
记忆在他的眼前闪现了一下,但足以让他回忆起来。
椴松停了下来,手停在半空中。
“太不公平了小松哥哥。不要在……脑袋里……“他咽口口水,”制造……另一个我了…”
椴松觉得呼吸困难,甚至感觉话卡在了喉咙里。他哭了。泪水不断流淌着。他的胸口有一块很重的肿块,从刚才起好像是越来越重了。椴松的肩膀抖动,他把手放在一边。
他看着小松,泪水一直模糊着视线。
“我才是你的totty…我是你唯一的Totty。没有人能把我带走!“椴松冲哥哥的脸大喊。
他开始变得歇斯底里。但即使是眼泪和尖叫,小松也没有给他任何回应。
椴松哭得更厉害了,“看着我啊哥哥!我求你。看着我!”
椴松感觉背后有一双手。他转过身来,看见母亲哭泣的脸。直到那时他才意识到妈妈一直看着这一切。
他戴着面具的那种诡秘的笑容消失在他的脚下。
椴松不习惯被这样 拒绝。他是所有兄弟中最善于社交的人,他知道如何在社会中脱颖而出,行为正常。他不像十四松那样有他自己的步伐,或像一松那样认为自己是垃圾,或是像空松那样有被忽视的困扰。他可以制定自己的计划,他可以忽视他的兄弟,但兄弟不能忽视他。
他很狡猾。身为最小的他可以用自己的魅力和地位得到他想要的,可以很容易地做任何事情。
当然他们偶尔也会欺负他,这就是来自你五个怪人的哥哥—他们所做的事情。
但是,他的兄弟们一直看着他。当他们不知道关于山的事情的时候,他们都去问他并且把他放在关注的中心。即使他不想,试图逃跑,他的兄弟也会找到他,看着他。
所以这是不同的。这是毁灭性的痛苦。椴松感觉到他的膝盖没了力气,他母亲赶紧拥抱支持住他。
他无助地像是又回到了小时候一样。他紧紧地拥抱着她,脸埋在胸口上哭。
“妈妈,这太不公平了……”他大声地喊着,声音渐渐消失,喘不过气来,“太不公平了……”
“我才是他的托蒂…只有我一个…”
TBC

评论(2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