熹歡

欢迎扩列!QQ1092388221

「授权翻译」The letter that did not burn.1(下)

我是代发,翻译者是阎阎。
上回的第一章,我少发了一点😭,真的非常抱歉!!!(土下座)
最近非常忙,没有更新,真的真的抱歉!!!
还有想去看授权的亲,请自行去贴吧找吧,我可能忙的没有时间看回复了,真的真的真的抱歉!!!
正文:
轻松更加仔细看着他的时候,他注意到,他似乎比他最后一次见到他时更瘦了。
“呐~ 轻松,你在听吗?”他的兄弟呼唤他的注意力。
轻松猛的停止凝视。给了他一个淡淡的微笑,回答说:“是的,小松哥哥。”
“就像我说的,更大的球棒和更大的球!“他一边解释一边用手比划想象的大小。
这一次轻松坐在他身边听他讲话。他担心地看着他,每次小松眼睛看向他的方向时轻松会假装微笑,给予相应的响应。他们以前玩过几次这个游戏?有多少次轻松卷走了他的哥哥曾为他编织的幻想故事?
最后,轻松都对这个'邀请'一无所知。感觉这是一种deathmatch slash棒球比赛。非常的野蛮和随机,就像他们的兄弟一样。
轻松发现他对小松说的话笑了出来。他点头表示同意,甚至提出了建议。他有点控制不住—看起来很有趣。听起来也很有趣!
太糟糕了,哥哥的脑袋里只有这个了。
“自从他读到你的信以后,他就这样了。”他想起了母亲对他说的话。
“嘿,小松哥哥,”轻松说,并不期望他会回答。
但小松停下了说话,看着轻松。脸上仍然挂着笑容,回答说:“怎么了?“
“我一直没有得到回应。我一直在等待它,你甚至无法想象我是如何思考回复你而睡不着觉……但你的信从来没有寄来过。”
每一个词都是真的。轻松担心兄弟说他们离开他后他会一直这样。他一直都在思考着如何组织语言,直到现在,他坐在大哥的旁边。也从未停止过担忧。
这就是为什么,不管是没有时机或是一个很糟糕的时机,轻松都想问一下。作为答复一直坚持寄出的那个“东西”。
然而,小松只是侧头皱起眉头思考,“你在说什么啊?“
轻松睁大了眼睛,不相信他所听到的,“还记得吗?我的信?“
小松突然大笑。
“那个愚蠢的东西?它从来没有来到这里过。在你把它寄给我之前,我就把它烧了。”
轻松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他成功地邮寄了信。母亲也证实信平安到达。她还告诉他,她看到小松读了这封信。
想到这,轻松不禁颤抖起来。他双手颤抖着弯下腰来。
小松慢慢站起来,走近他。俯视着轻松。然后把手搭在轻松的肩上。
“别担心…”小松紧紧的抓住了他。
轻松望着哥哥的手,感到了无比的绝望。被紧握住并不痛苦,但内心的愧疚感却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。
轻松知道这是他的错。
轻松抬起头看见小松的肩膀微微颤抖。他的哥哥看起来很严肃。
看见轻松阴着脸小松瞪大了眼睛。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。轻松深深凝视小松看到光从它的眼睛里衰落。
小松慢慢冲他笑了笑,两眼散漫着扭曲的笑容。
轻松知道他的哥哥并没有在看着他。他本能的意识到兄弟可能再也看不到他时,他感到自己的内心在翻腾。
“邀请赛更加重要。”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