熹歡

欢迎扩列!QQ1092388221

「授权翻译」The letter that did not burn·1

我是代发,翻译者叫阎阎。
翻译者:关于24话的一篇文,虐。小松精神有点不对。
还有,这篇文里,25话只是小松的梦境,是不存在的。
渣翻译,欢迎指点。

正文:
第一章: She called him
松代偷偷的看着又一次看着相同地方的小松. 她的长子, 小松, 背身坐在房间正中间眼睛一直盯着天花板.
“小松?” 妈妈叫了一声, “该吃午饭了.”
但是他没有给出任何回应, 甚至连最微小的动作都没有。她转过身去,知道她今天又要把饭搁置了。她知道她的儿子根本就不会理她的。
一周前一松没有留下任何话就离开了家. 当她与小松对话时, 感觉只是在和空气说话.
她非常担心他, 但是她的话没办法传达到他那里.
他勉强吃了几口. 并且再也不出去了, 也不再去赌博了. 他的眼睛变得无神, 也看不到他对什么东西集中注意力. 有时她会听到他说话,但当她冲到他身边,看到他面对墙时,她知道他不是在和自己说话。
但那并不是最糟糕的,因为她发誓,最近她听到了他放声大笑。
所以她决定打电话给他,轻松,希望他能管管他的哥哥。虽然过去他们的关系很糟糕,但是她知道他们有多亲密,也许…只是也许……如果他们修复了他们之间的裂痕,包围他们家的黑暗也会消失。
轻松工作后来到了家门前. 现在已经很晚了而且他看起来很累. 但是他很担心. 他知道他们在打电话的时候妈妈已经接近要哭了. 一定是小松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以至于父母也不知道怎么做了.
轻松咽了口口水. 他并不想这么做. 他现在还不想回家. 一方面他觉得现在还太早而且他还没有证明这一切, 并且现在回家也非常的尴尬. 但是另一方面就是他觉得这是小松让他回家的计划. 他不想栽在这里面 .
当他到达时妈妈告诉他都发生了什么事情. 她从他离开的时候开始。他知道每个人都离开了他,但直到现在他才感觉到这是多么悲惨。在短短的几个月内,曾经喧闹的房子变得安静而且只能他一个人来承担。
松代看到她儿子眼睛的变化,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。起初,他只是为她担心,但当她告诉他一松如何离开和小松的所作所为后,她看到比悲伤更甚的是内疚与担心。
轻松走到他们的房间,大声的打开门。他宣布要回到他的身边。
他看见在房间中间地板上的小松。他的双手在他的旁边,他的眼睛对着天花板。即使他制作再多的噪音,小松还是不理他。
但是让轻松咬紧牙关是他哥哥微笑的视线。显然他什么也没看,但是他却在微笑着。
轻松摇摇头,仍然一直在跺脚。
“小松!”他喊道。
他跪下,拽着他的衣领。
“你以为你在干什么?妈妈很担心你。”轻松说 。一边说话一边摇他,以确保能把他叫醒。
小松的眼睛仍然深邃,但经过轻松的晃动他看到哥哥的眼睛慢慢转向他。他嘴角上慵懒的微笑变成了更大的笑容。
“嘿,轻撸司机!”他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一样。好像什么也没发生。
“*****–”轻松说,对外号回击。
“今年我们将再次尝试邀请赛,对吗?“小松打断轻松的话。
“什么?“
“邀请赛啊,笨蛋。我知道我们死在了太空,但这并不会阻止我们再次重来。我们可以叫整个帮派重新组建队伍。这次我们会比最后更无情!我们甚至可以叫上恶松。啊啊啊啊啊!为什么我们最后一次没有想到……是的,如果他在我们身边的话,我们真的是不可战胜的。”
轻松继续任他胡言乱语。小松坐在地板上,泰然自若的继续说。
轻松看着小松坐在那里制定这个“邀请”计划。他的哥哥看起来很高兴和精力充沛,尽管他的眼睛下肿着包,皮肤干燥,头发乱糟糟的以及和他的衣服看起来像是穿了好几天。声音有点沙哑,好像他从来没有谈过。

评论(6)

热度(9)